商丘仁德文化阐扬

李可亭 商丘网——商丘日报 2020-02-21 00:27

“仁”是一个重要的哲学范畴,仁德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,“五常”之首便是“仁”。作为一种德行,仁德思想在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商丘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,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,为华夏历史文明增光添彩。自古迄今,商丘大地上生成的仁德文化资源经历了一个发生、发展的过程,随风飘散,润物无声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呈现出不同的特色和内涵,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治国理政和育人功能。

一、高辛氏帝喾:概念化的仁德文化

高辛氏帝喾在商丘一带活动,今睢阳区高辛镇有帝喾陵。帝喾之子契是商人的祖先,以“火正”之职,居商丘,筑台祀星,安排农时和农事。《诗经·商颂》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宅殷土芒芒”即是对这段历史的记载。

帝喾是司马迁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记载的“五帝”之第三帝,前承黄帝、颛顼,后启尧、舜,是我国五帝时期社会发展过程中一位至关重要的人物。

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说,帝喾“生而神灵,自言其名,普施利物,不于其身,聪以知远,明以察微,顺天之义,知民之急,仁而威,惠而信,修身而天下服,取地之材而急用之,抚教万民而利诲之,历日月而迎送之,明鬼神而敬事之。其色郁郁,其德嶷嶷,其动也时,其服也士。日月所照,风雨所至,莫不从服。”

这一段话,是所有材料中对帝喾最“详细”的记载,其中赫然有“仁而威”三字。但也不难看出,《五帝本纪》的这段话,是空洞而抽象的,并且这空洞而抽象的表述似不单指某一个人,而应是那个时代所有部落首领的化身。

但是,仔细分析,司马迁对帝喾还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,认为他是一个仁爱之君,“顺天之义,知民之急,仁而威,惠而信,修身而天下服,取地之材而急用之,抚教万民而利诲之,历日月而迎送之,明鬼神而敬事之”。帝喾继承《颛顼历》,发展农业生产,教化万民。《大戴礼·五帝德》说颛顼“履时以象天”“治气以教民”,是指颛顼依靠天象历法指导农业生产,理四时五行之气以教化万民。颛顼在黄帝《调历》的基础上继承和完善,被称作《颛顼历》。《国语·周语下》说:“颛顼之所建也,帝喾受之。”帝喾继承《颛顼历》,发展农业生产,教化万民。学者许顺湛在其《五帝时代研究》中说:“帝喾能明黄帝之道,能遵颛顼之道,能节用修财,能治序之三辰以治历明时,教民稼穑以因民。”都于亳,为商人的远祖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《正义》引皇普谧《帝王世纪》说“帝俈(喾)高辛,姬姓也。其母生见其神灵,自言其名曰岌。阿有圣德,年十五而佐颛顼,三十登位,都亳,以人事纪官也。”又说:“帝喾时人与人之间相亲,饮食相与,守望相助,疾病相扶,耕以自养,长幼有序,左宗右社,明鬼神而祭之。制礼作乐,政通人和,男有分,女有归,壮有用,老有终,四海同风,九州共贯,天下归往,人以乐生,都于亳殷。”帝喾事迹虽少,但他之所以能跻身五帝行列,还由于他后世显赫。据《史记》所载,帝喾有四个妃子,有八子一女,枝繁叶茂,正妃开周之祖先,次妃开商之祖先。

二、商汤“网开三面”:将仁爱之德惠及自然

孔子经常称道圣人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周公,把他们作为所有君王的楷模和典范。《论语·颜渊》篇记载,樊迟问仁,子曰“爱人”;又问“知”(智),子曰“知人”。樊迟不明白,孔子作了进一步解释,说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樊迟对此仍不明白,问子夏,子夏告诉他:老师的话内涵太丰富了,“舜有天下,选于众,举皋陶,不仁者远矣。汤有天下,选于众,举伊尹,不仁者远矣”。“仁”者“爱人”,言用心之善;“知”者“知人”,言用人之明。用人明,则能辨枉直;用心善,则能远“不仁”。商汤用伊尹,用心既善,用人又明,体现了“仁”与“知”的关系。

从《论语·尧曰》第一章记载的商汤的一段话可以看出,商汤是一个有仁爱之心、有作为、敢担当的开国之君:“予小子履敢用玄牡,敢昭告于皇皇后帝:有罪不敢赦。帝臣不蔽,简在帝心。朕躬有罪,无以万方;万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”商汤又名履,他以“予小子”自称,用黑色